长治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 
网站主页 | 长治概况 | 工作动态 | 数字方志馆 | 长治人物 | 长治年鉴 | 长治大事记 | 长治旅游 | 长治方志
当前位置: 首页>>长治人物>>古代人物>>正文
慕容永
2013-11-14 15:40  
    慕容永(?—394),字叔明,昌黎棘城(今辽宁义县西北)人,鲜卑族慕容部人,西燕皇帝。
    慕容永出身鲜卑贵族家庭,属前燕皇室的旁支。东晋太和五年(370),前秦苻坚率军灭前燕,将前燕慕容暐及王公以下鲜卑族四万多人迁到长安,慕容永也在被迁行列。这些鲜卑人被迁到长安后,大多数沦为奴役。慕容永虽身为贵族,在长安也不能摆脱贫穷的折磨,只得与妻子在长安城内以卖靴为生。
    太元九年(384),被迁到关中的鲜卑人乘苻坚在淝水战中的大败,推前燕皇帝慕容暐弟慕容泓为主,奋起反抗前秦统治,并大破前来镇压的秦军。战后,慕容泓称济北王,建元燕兴,意即复兴燕国。不久,慕容泓被杀,慕容冲继之自称帝。慕容永在其部下为“小将”,后因作战勇敢,兼具谋略,升任黄门郎。
    西燕燕兴元年(384),苻坚出奔五将山(今陕西岐山东北),失去统领后的前秦国内大乱,慕容冲乘乱之机带兵占领了前秦都城长安城。入据长安的慕容冲沉迷于长安的繁华生活,加之畏惧跨据山东的慕容垂力量的强大,不敢东进与慕容垂抗衡,因而就地课农筑室,发展农业生产,准备长期留居长安。这一举动引起归乡心切的大多数慕容部人的怨恨。北魏登国元年(386),西燕左将军韩延顺应民心,杀慕容冲,立其部将段随为燕王,改年号为昌平。段随为王,并不遂慕容部人愿,慕容冲的左仆射慕容恒乃与慕容永密谋,袭杀段随,立宜都王子慕容觊为燕王,年号建明。他们顺应慕容部人思归故乡的心理,率众三十余万离长安东还。在决定东还的过程中,慕容永起了决定性作用,故被任命为武卫将军。
    东归途中,西燕统治集团内部连续发生内讧,力量受到极大损失。起初,慕容觊被慕容恒之弟、护军将军慕容韬杀于临晋(今陕西大荔东)。慕容恒愤怒之极,离慕容韬而去,西燕国力受到第一次分裂。在国家即将分崩的关键时刻,慕容永联合武卫将军刁云领兵攻慕容韬,杀死迎战的慕容韬司马宿勤黎。慕容韬无路可走,只得投奔已脱离大部队的慕容恒。慕容恒又立慕容冲子慕容望为帝,年号建平。此举非但没有使慕容部人集结在一起,相反将慕容部人全部推到了慕容永一边。慕容永乘势杀慕容望,立慕容泓子慕容忠为帝,改年号为建武,西燕复归安定。慕容忠称帝后,任慕容永为太尉,守尚书令,封河东公。
    西燕内部稳定后,慕容部人继续东行。当他们行至闻喜(今闻喜县西南)时,听到了慕容垂称帝的消息,修筑燕熙城(今闻喜县北)自守。此时,西燕将领刁云等又杀慕容忠,推举慕容永为大将军、大单于,雍、秦、凉、梁四州牧、河东王,并向慕容垂称臣。北魏登国元年(386),慕容永又率众到达长子,见五龙山五色云,以为王气,遂在长子称帝,改元“中兴”,国号仍为“西燕”。
    慕容永定都长子后,休养生息,发展经济,渐见强盛,稳定了山西全境。这时候,全国便有了两个燕国,一个是河北慕容垂的后燕,一个是山西慕容永的西燕,两燕都想自称正统,都视对方为“伪异”,于是,矛盾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了。
矛盾最早出现在西燕的内部,本来,跟随慕容永东归的前燕旧部是极想回到老家河北的,没料到慕容永到长子后便驻足不前了,这使得这些前燕的遗老遗少们便生出了许多的不满意,更为糟糕的是,跟着慕容永东归的军中有慕容垂的儿子和孙子,他们两个本来是奔着慕容垂来的,却不料慕容永自己做了皇帝,叔侄俩便偷偷逃离了西燕,跑到河北慕容垂那里,说了一大堆慕容永的坏话,怂恿慕容垂攻打西燕。
    慕容永发现慕容垂的子孙逃走后,预感大事不好,便一不做,二不休,干脆将留在西燕的慕容垂一支的亲属全部杀掉,同时厉兵秣马,与后燕公开相向为仇。
慕容垂本来还对慕容永怀有一丝希望,想着慕容永有朝一日来投奔自己,也好壮大势力,但眼瞅着慕容永也当上了皇帝,并且不顾亲情,杀戮族人,心中彻底绝望,下决心要与西燕兵戈相见,决一雌雄。
    中兴八年(393)十一月,慕容垂命慕容缵、张崇率步骑7万,从井陉西进,攻西燕晋阳(太原市西南晋源镇)。慕容永一面增兵晋阳,一面命方云、慕容钟率兵5万守潞川(浊漳河),驻扎在漳河两岸,把守壶口关(今东阳关),积粮于此,筑围墙,护以精兵,故名以台壁(今黎城台北村),严防慕容垂进袭长子。
    次年二月,后燕又兵分三路上太行,西燕增兵万余分道据守。四月,慕容垂亲率大军屯兵天井关(今河北涉县天井峪,非晋城天井关)。慕容垂精通兵法,在天井关布下疑阵,屯而不进,只做出跃跃欲进的态势,如此一月有余。慕容永知道慕容垂用兵狡诈,担心慕容垂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,恐慕容垂南袭轵关(今河南济源),便分兵南下,加强轵关防卫,不想恰中慕容垂调虎离山之计,趁着西燕兵力减弱之际,慕容垂指挥大军全线压进,很快突破壶口关,进围台壁。台壁空虚,岌岌可危,慕容永慌乱之中,将都城长子守军派往台壁增援,又急调南下轵关兵力北回,两军在浊漳河台壁一线摆开阵势,慕容垂列兵于台壁之南,暗中却伏兵于漳河涧下。决战开始,后燕军佯败,慕容永不知是诈,即指挥大军渡涧追击,不防后燕伏兵突起,西燕军处河中,猝不及防,顿时乱作一团,自相践踏,死伤无数,西燕大败。慕容永只好引兵退守长子。这时候的西燕已是分崩离析,大将方云、慕容钟在台壁大战中投降了慕容垂,驻守晋阳的守将也闻风而逃,潞安守将慕容锺大开城门,迎慕容垂入城,西燕的都城长子成了一座孤城。慕容永只好派两个儿子缒城前往长安和燕北求救,勉强又支持了四五十日,在此期间,长子城中又有不少前燕旧部暗通后燕,而救兵却杳杳不致,慕容垂的部队在拿下晋阳后,也南下增兵围长子,长子城中人心惶惶,谣言四起。八月,西燕伐勤、大逸豆等将开城投降,后燕军涌入城中,斩慕容永及其公卿大将三十余人,也有史料说慕容永在城破之时,单骑出逃,在逃到今长治郊区针漳村时被乱兵所杀。
    慕容永在长子做了不到9年的西燕皇帝,中兴九年(394),随着台壁之战的失败,西燕灭亡。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单位信息 | 网站纠错 | 法律法规 | 网站地图 | 投稿


版权所有 ©长治市地方志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.

地址:市政府2号楼 邮编:046000 邮箱:
changzhi_szb@163.com